冰島治安那麼好,新聞都報些什麼?


冰島新聞業界有個專門用詞叫做 Gúrkutíð,英語翻譯為 Cucumber Time(黃瓜時節),指的是在每年的某些時間(尤其是夏季),無關緊要的新聞特別地多。
冰島是一個非常小的社會,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和平的國家之一。要在一個人口稀少的島國,天天都挖到「大新聞」來報導的機會本來就不多。當沒有足夠的災難、醜聞、犯罪或衝突來佔據新聞頭條時,記者們需要使出渾身解術找報導題材。

因此在過去,關於溫室農場小黃瓜的收成,在沒有其他新聞可以報的時候,也忽然變得重要無比,足以登上媒體版面。除此之外,還有妙齡女子無敵害怕蜘蛛的專訪,被刊登在冰島最大的線上新聞網Vísir。冰島國家電視台RÚV更曾經在晚間新聞中,以頭條的方式報導一隻受困雷克雅維克池塘中央的貓咪,被消防隊員救援脫困的故事。
在一個「貓咪受困池塘礁島」都可以登上晚間新聞頭條的國家,「外國遊客卡在懸崖邊下不來」這類的意外,在冰島的「新聞淡季」,更是不得了的大事件。

二〇一六年,來訪冰島的外國遊客總人數為一百八十萬人次;二〇一七年,遊客數量高達兩百一十九萬人次,二〇一八年,人數更是來到了兩百三十一萬人次,是冰島總人口的六倍之多。因此,當沒有其他更重要的新聞可以報導的時候,冰島媒體就會將焦點轉向這些外來者,用放大鏡檢視遊客們的一舉一動。

外國遊客在冰島旅遊時所發生的誇張行徑及愚蠢的行為,通通都可以成為媒體的題材:在非正規道路越野行駛、在結冰有雪的公路上飆速150km/h、為了拍美照不惜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在自以為荒郊野外的地方隨地大小便,結果被地主全程目睹、立志在冬天徒步冰島高原卻以被直升機救下山收場、在冰島人的住家後院搭起帳篷、開小車受困於大台車才能行駛的山路、GPS多輸入一個字母,一小時的車程開了六個小時才到、在冰河湖的浮冰上野餐,結果浮冰漂離湖岸邊等等的離奇故事。

這些看似無關緊要、芝麻綠豆的小事,在冰島卻有新聞價值、民眾也相當買單的原因,除了因為在民風淳樸的冰島,遊客的不法、破壞行為會讓冰島人感到震驚以外,也覺得這些發生在遊客身上的蠢事,實在太新鮮、太有趣、也太愚昧了!媒體報導通常會以詼諧及告誡的口吻陳述這些事件,也讓冰島這個平時安安穩穩、和樂融融的小國,多了許多茶餘飯後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