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足球賽人口最少參賽國,冰島足球的崛起之謎


當冰島在 2018 年世界盃一戰成名後,全世界大多將注意力集中在冰島球員的花邊新聞上,卻忽略了他們如今能夠站上國際舞台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冰島在足球這條路上,與日茁壯,走得艱辛,卻也堅定。

2012 年,冰島足球隊的世界排名還是 131 名;2016 年,UEFA 歐洲盃足球賽後,冰島的世界排名竄提到了第 21 名。

在 2016 年的歐洲盃足球賽期間,冰島航空(Icelandair)在遞給乘客的紙巾上,印有一段耐人尋味的字句 : Did you know that Iceland is the smallest nation to qualify for the European Championship? Their journey has not been as smooth as yours. (您知道冰島是歐洲盃中人口最少的參賽國嗎?他們的足球之旅並不像您的旅程如此順利。) 至今回過頭來看,依舊感觸良多。

冰島能夠在 2016 年的 UEFA 歐洲盃足球賽,以及在 2018 年的世界盃足球賽大放異彩,令人驚豔的表現絕對不是天降奇蹟,更不是意外巧合。冰島足球實力的崛起,其實來自背後這二十年來默默地耕耘。


一年中七個月的冰天雪地,冰島人要怎麼踢足球?

這個鄰近北極圈,介於兩個板塊之上的島嶼,大地被大片熔岩及苔原覆蓋,如月球表面般荒涼的地貌,讓人不寒而慄。這裡的年均溫是4℃,就算是夏季,平均氣溫也只有11℃,冰島天氣變化終年喜怒無常、雨多風大,從十一月到隔年五月,整整長達七個月的時間,都可能處在冰天雪地的狀態。冬季月份氣溫能維持在零度以上,已是老天眷顧。

種種的自然因素,讓冰島並不是一個適合發展足球的國家。在過去,冰島的球員大多數體態、資質都好,卻因為缺少訓練條件,導致很多球員技術不夠出色。冰島因氣候條件,國內只有半聯賽制度,在每年的五月到九月進行,想要站上國際舞台,甚至被掛上「足球強國」的封號,根本是天方夜譚。

冰島西人島 (Westman Islands)上的足球場 – Photo Credit : Matteo de Mayda


建造地熱足球場、室內足球屋,冰島準備好了!

二十年前,冰島青少年沉迷抽菸、喝酒,以及使用毒品,比例為全歐洲最高。「行為失控」的年輕世代讓冰島政府相當頭痛,為了改善這個問題,政府採取了多項措施,成功改變這群曾經為全歐洲「最叛逆」的青少年。

這讓人不禁好奇,冰島政府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成功方程式之一,就是降低青少年孤單無聊的時間。冰島政願意提供每位孩童一年 500 美金 (約台幣15,000元) 的課外活動補助金,讓孩子們在放學後可以從事各式各樣的休閒活動,像是踢足球、游泳、打排球、騎冰島馬等。

但問題是,足球場上遍佈小石子,幾乎沒有草地,冰島人要如何享受踢足球的快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冰島最開始做的就是建造足球場,讓喜歡足球的人有更好的踢球條件。自 2000 年起,冰島政府大刀闊斧在全國各地興建球場。除了確保每間學校旁邊,都有一間迷你足球場外,至今,全國已經擁有 179 座標準足球場,相當於平均每兩千位居民,就有一個正規大小的足球場可以使用,其中七座,還是因應當地嚴苛氣候而建造的室內「足球屋」。室內足球屋的設施一點都不遜色,擁有正規足球場大小、人工草皮,還有更衣間、醫療室、看臺等,有些足球屋可以容納數千位觀眾, 讓冰島人一年四季都可以在此練球、踢球。

不管是多小的城鎮,就算只有幾戶人家,也能看見一個足球場。在冰島,很多戶外球場都有地熱裝置,即使是下雪的冬季,也可以繼續踢球,冰島對細節的追求與用心可見一斑。

Photo Credit : Matteo de Mayda


教練人才濟濟,教孩子踢球有教無類

想要泡出一杯好喝的茶,除了要有好茶葉、好水、好的茶具外,還要有好的泡茶技術。冰島已經擁有了良好的足球基礎建設,接下來,就是要有專業的足球教練。足球教練的培訓,絕對是近年冰島足球發展極為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在冰島,如果你想成為一名足球教練,縱使只是想教年幼的孩子踢球,也必須接受正規的教育訓練,取得合格的教練執照。

2003 年以前,全冰島連一個擁有歐洲足協B級執照的教練都沒有。2004 年,他們送出去的第一批培訓教練畢業,冰島才迎來第一批的足球基層老師。根據統計,截至2018 年底,冰島共有 240 人擁有歐洲足協 A 級教練執照,670 人擁有歐洲足協 B 級教練執照,也就是說,平均每四百個冰島人當中就有一位足球教練,這個比例,比西班牙、德國、英格蘭等足球強國遠遠高出許多。除此之外,幾乎所有的足球教練,在取得歐洲足協的教練執照以前,都已經是體育老師,或是擁有體育方面的學士學位。

Photo Credit : KSÍ – Knattspyrnusamband Íslands

擁有一批優秀的人才以後,這些教練紛紛投入冰島各年齡層的足球訓練。冰島的足球訓練從兒童時期就開始悉心培養。小球員們在四、五歲剛剛學習如何踢球時,就有一名出色的教練在旁指導。光是這點,就已經讓冰島足球擁有額外的優勢,因為在許多國家並非如此。舉例來說,冰島的鄰近國家挪威、丹麥和瑞典,小朋友的足球啟蒙大多是由父母充當教練,通常要等到至少十三歲才有機會接受正式訓練。

更值得一提的是,冰島球員的培訓並沒有菁英制度,凡是想踢球、愛踢球的男孩、女孩,都是接受一樣的訓練。教學的有教無類,讓每一位想踢球的孩子,都能懷抱成為優秀足球員的夢想。

如今,冰島擁有超過 23,000 名註冊足球員,這還不包括了那些下班下課、週末時偶爾與朋友到球場踢踢球,把足球當休閒興趣的人。稱冰島為全民踢足球的國家,一點也不為過。

Photo Credit : KSÍ – Knattspyrnusamband Íslands


受傷也要拚命,永不放棄的維京精神

在 2018 年的世界盃足球賽,我們看到了冰島球員賽場上競逐 90 分鐘,就算落後,也毫不氣餒的毅力;就算受傷,也要堅持到底的拼勁。那股充滿「維京精神」的激情熱血,至今仍舊讓我難以忘懷。

許多國外球隊的經理人似乎對冰島的足球員有種特別偏愛。來自這個小島國上的球員,有什麼特別之處,讓不少的俱樂部,都堅持要挑選冰島的球員到他們的球隊踢球?這個足球界不好說的秘密,其實是「態度」。

在足球場上,相較於腳下技術,「態度」有時才是真正能獲勝的關鍵。許多經理人都提到,當他們在挑選球員時,腳下功夫雖是一回事,但球員們在場內、場外的應對進退,也是他們考量因素之一。

由於冰島只有半聯賽制度,因此多數冰島人從小就懷抱著到海外俱樂部踢球的夢想,夢想是支持著他們進步、努力的動機。每個人幾乎是願意奉獻自己的生命,只為了成為一名職業球員。一旦機會來臨,就會勇往直前,他們做了比十足更多的準備,只為了留在球隊裡發光發熱。

根據許多球探的闡述,冰島足球員不僅球技優秀,心態上大多也擁有一些共同點:踢球時拚了命地全力以赴、逆境自強、內斂謙遜、善於處理壓力、擁有團隊精神,最重要的是永不放棄。他們稱這些特質為「冰島態度」(Icelandic Mindset)。不僅讓冰島球員在各自的俱樂部被賦予隊長的角色,冰島足球的成功之道,亦由跡可循。

Photo Credit : KSÍ – Knattspyrnusamband Íslands


瘋狂的足球文化,全國民眾都是球迷

足球選手對於許多球迷來說,是閃耀著萬丈光芒、遙不可及的偶像明星,許多國家的媒體在為新聞下標題時習慣用”Heroes“ 等字眼,形容這群為國立功的功臣。然而,冰島媒體則是以 ”Our boys“ 、“Our friends” 來稱呼自己的國家隊選手,冰島球員在受訪時,不稱來現場觀賽的人為“Fans”,而把他們視為“Friends”與 ”Family“,溫馨又有趣的差異也更突顯了冰島小國寡民的特色。人與人的關係很容易被串連起來,身邊的朋友或是親戚,至少會熟識其中一位國家隊選手,或是與他是私人Facebook上的朋友。

也因此,無論是歐洲盃還是世界盃,只要冰島站上國際舞台,對國人而言都是件不得了的大事,足以讓全國陷入瘋狂。

為了能夠親自看上一場球賽,冰島人全民總動員。知道比賽日期後,有新人直接將婚禮延期;冰島航空安排直飛球賽進行地的球迷專機;搶不上後補機位的,乾脆自行包下私有民航機,只為了到現場為自己的戰士助威;冰島許多銀行、公司行號、店家紛紛在有球賽當天提早關門,讓員工提早回家觀賽;雷克雅維克最繁忙的街頭不僅封街,還搭建大型舞台,讓全民可以齊聚一堂為國家隊加油。

每場比賽結束後,冰島全隊都會走向冰島球迷聚集的場邊,舉高雙手,由隊長帶領著冰島球迷邊拍手邊大喊「HÚ」,每一聲「HÚ」都劃破天際,如此霸氣的慶祝方式,讓全世界都驚嘆。陣陣的「維京戰吼」(Viking chant),是集氣、,是加油,是慶祝,更是滿滿感謝。

2016 年的 UEFA 歐洲盃足球賽,將近 10 % 的冰島人口跨海觀賽;2018 年的 FIFA 世界盃足球賽,國內電視轉播收視率衝到 99.6 %。冰島人以各式各樣的方式,表達對國家隊的支持,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少都成了球迷,一路相挺。

隊長 Aron Gunnarsson 帶領著冰島球迷做起「維京戰吼」

#
《Ég er kominn heim》,冰島足球場上的國歌

《Ég er kominn heim》,中文的意思是《我回到家了》。它雖然是冰島傳唱度最高的經典歌曲,但是真正讓全世界開始認識到這首歌,始於 2016 年夏天的 UEFA 歐洲盃足球賽。

那年,冰島首度以黑馬姿態,站上足球國際舞台。每場賽事都踢出亮眼佳績,表現一點也不遜色,讓原本輕敵的對手不得不開始注意起這個北歐小國。

除了場邊整齊劃一的「維京戰吼」,威猛的氣勢讓來自世界各地的球迷為之震撼外,冰島球迷在每場球賽開賽前的暖身時間,全體合唱《Ég er kominn heim》,抒情優美的旋律,也融化了每位觀賽球迷的心。讓人見識到,原來在足球場上,可以很熱血激昂,同時也可以很浪漫動人。

球場上冰島球迷齊聲合唱《Ég er kominn heim》

《Ég er kominn heim》似乎從此開始成了冰島足球場上必唱的「國歌」。或許有人覺得在運動場上唱領你「回家」的歌並不妥當,多少有點觸霉頭的意味,但是冰島人將這首歌帶進足球場,用他們的溫柔歌聲,提醒場上的球員他們「為何而戰」,以及「為誰而戰」。相信大家心裡都明白,他們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自己的家人與未來。《Ég er kominn heim》絕對可以堪稱是史上最溫馨的球場打氣歌曲。

這首歌曲是原先是由猶太裔的匈牙利作曲家 Emmerich Kálmán 於 1930 年代所製作,起初為德語,後來才被填上冰島語歌詞,並於 1960 年,由冰島知名歌手Óðinn Valdimarsson 重新詮釋翻唱。歌詞描述在外工作的另一半,對親人的牽掛與回家的渴望,道出了人們對於安穩與歸屬的渴求。我特別將這首歌歌詞翻譯成中文,並附上歌曲網址,可以從中咀嚼出耐人尋味的文化厚度。

冰島語歌詞

Er völlur grær og vetur flýr
og vermir sólin grund.
Kem ég heim og hitti þig,
verð hjá þér alla stund.

Við byggjum saman bæ í sveit
sem brosir móti sól.
Þar ungu lífi landið mitt
mun ljá og veita skjól.

Sól slær silfri á voga,
sjáðu jökulinn loga.
Allt er bjart fyrir okkur tveim,
því ég er kominn heim.

Að ferðalokum finn ég þig
sem mér fagnar höndum tveim.
Ég er kominn heim,
já, ég er kominn heim.

中譯歌詞

當草地轉綠,當冬天離去
陽光溫暖了大地
我就會回家見你
一直與你在一起

我們一起在鄉下建立家園
我們的家對著陽光
微笑
我們的土地會保護我們
為我們遮風避雨

太陽金光閃閃的照耀著
在我們周圍鑄造魔法
我們的未來充滿光明
因為我回家了

當旅程結束,我就回來見你
你會用溫暖的懷抱迎接我
我回家了
是的,我終於回到家了